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息影轩

赵学勇的学习、娱乐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学勇,又名赵建明,1971年出生。山东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、泰安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肥城市白云山学校书法、美术教师。书法作品曾发表于江西省2015年第12期《教师博览》,2015年“鹊华杯”山东省首届教师硬笔书法大赛中获得优秀奖,“蓝莓之酵杯”山东省2016年度中小学教师书法篆刻大赛中,获得优秀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颜真卿书法作品集【3】  

2014-06-21 03:20:33|  分类: ★唐代书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十三少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李玄靖碑》 - 十三少 - 中国·太阳堂

《李玄靖碑》,全称为《有唐茅山玄靖先生广陵李君碑铭并序》。碑原立在江苏句容县茅山玉晨观。据《金石萃编》载:“碑已断裂,约高一丈余,广三尺二寸五分,厚一尺四分。四面刻,前后各十九行,两侧各四行,行皆三十九字,正书。”古代刻碑的通例是先用朱笔把碑文写在右面上,称为“书丹”或“用丹”,然后刻工依字迹刊刻,一般碑额为标题,碑阳(正面)为正文,碑阴(背面)碑侧(左右)为题名。可能是碑文太长,也可能是表示碑主的事迹多得说不完而有意刻满碑的四面,因而称为四面碑。

       据说早在乾元二年(759)颜真卿任升州刺史时,就曾派人送信到茅山,表白“慕道玄微”之心。李含光授意韦景昭炼师作答。尽管颜真卿本有宅心山林之心,终因“事乖夙愿,徘徊郡邑,空怀尊道心”。后赴任湖州刺史时,途经茅山,得知含光早已羽化,感慨万千,写下了《有唐茅山玄靖先生广陵李君碑铭并序》。

       此碑立于大历十二年(777),于南宋绍兴七年(1137)断裂,明代嘉靖三年(1524)遭火石碎。清代方若在《校碑随笔》中说:“该碑存石十四块,合全、半字计四百六十一字。”又说“乾隆壬子汪稼门志伊菟访仅廿三石,然尚存全、半字共一千四十余字。全碑凡一千六百余字,则阙者已五百六十余字,若明末或国初拓尚较汪拓多二百许字。自句容经兵燹,后石又散失。同治丙寅遵义赵氏访得十五石,共百九十七字,旋失三小石,计十五字,迨壬申扬州张氏更访得二石移至学宫,共二百七十九字。……今茅山所有碑乃是覆刻,笔画细瘦全乏鲁公雄健之气,且字之讹七十余处。”清代临川李宗瀚旧藏南宋断后初拓本,文字稍有残缺,以火后本补足。

       《李玄靖碑》雄浑壮美,高古苍劲,气势追人,具有篆隶笔意。用笔平正遒婉,圆健浑厚,笔画疏密得当,规整稳定。笔力深沉含蓄,结字开张舒展。正如梁谳《承晋斋积闻录》说的那样:“颜鲁公茅山《李玄靖碑》,古雅清圆,带有篆意,与《元次山碑》相似,乍看去极散极拙,多不匀称,而其实古意可掬,非《画像赞》、《中兴颂》所可及。”也许“鲁公字到《李玄静碑》已古”(梁谳《承晋斋积闻录》),不是初学者能够学得到家的,因而没有《多宝塔碑》、《颜勤礼碑》那样出名。

十三少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刘中使帖》 - 十三少 - 中国·太阳堂

唐  颜真卿  《刘中使帖》行草书


【碑帖赏析】

        墨迹纸本,纵28.5厘米,横43.1厘米,8行,行41字。藏台湾故宫博物院。此帖又名《瀛州帖》,是著名的颜书墨迹之一。从帖的内容看,讲的是讨伐安禄山叛乱取得了胜利,颜真卿闻讯感到十分欣慰。据考,这段史事约发生在大历十年(775)或十一年(776),当时颜真卿是六十七或六十八岁。颜真卿曾是坚决反对安禄山叛乱、维护国家统一的盟主,后因反对权相元载弄权蔽主而遭排挤,大历元年(766)被贬至湖北、浙江、江西等地作地方官。尽管有这样的遭遇,从此帖看,这位“处江湖之远,则忧其君”的老臣,仍时刻系心于唐王朝的安危。此篇笔画纵横奔放,苍劲矫健、用笔飞动圆活,富于虚实变化,可以看到张旭笔法的影响。元鲜于枢称此帖与《祭侄文稿》都是“英风烈气,见于笔端”。张应文云:“《瀛州帖》所以冠绝诸本者,不特字势雄健、步骤深稳、锋藏画心、力出字外已也,良由结构沉着、点画飞扬、巧拙互用、奇正相生,故能八法妙天下,独入翰墨三昧。”此帖字迹比他的一般行书都要大得多,笔画纵横奔放,苍劲矫健,龙腾虎跃。《刘中使帖》在古今著名书法家中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品。说它是神品,首先是有感于它非常恰到好处地体现出颜书的强筋特点。书法史上有“颜筋柳骨”的说法。《刘中使帖》让我们重温颜书强筋的特征。所谓“点如坠石,画如夏云,钩如屈金,戈如发弩”。在颜书宽博的结构共同制约下,从此帖中可以更多地窥出线条运动的丰润感与弹性之美。此外,线条在五绕连带时所呈现出的顿挫分明、肯定果断的笔势,也使我们在品其丰润之外不得不同时顾及到此帖的刚健一面。

【释文】:

        近闻刘中使到瀛州,吴希光已降,足慰海隅之心耳。又闻磁州为卢子期所围,舍利将军擒获之。吁!足慰也。

十三少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麻姑仙坛记》 - 十三少 - 中国·太阳堂

全称《有唐抚州南城县麻姑山仙坛记》,颜真卿撰文并书。唐大历六年(公元771)四月立。碑旧在江西临川,明季毁于火。楷书,据传世剪裱本计共901字。

此碑楷书,庄严雄秀,历来为人所重,是颜体代表作之一,为颜真卿六十多岁时的作品。此时颜真卿楷书风格已基本完善,不但结体紧结,开张一任自然,而且在笔画上也从光亮规整向“屋漏痕”的意趣迈进了。欧阳修《集古录》中说:“此碑遒峻紧结,尤为精悍,笔画巨细皆有法。”

据今人张彦生《善本碑帖录》称:所使拓本为横刻帖本,传宋时有原墨迹木刻本。碑刻原在江西建昌府南城县西南二十二里山顶。今已无原碑拓传世。传此帖本 有大、中、小三种,因原石均佚,故难寻佳本。据载,宋刻帖本就有张之洞、何子贞、端方、罗振玉藏本和戴熙、赵子谦跋本等数种,可见此刻帖传世情况的复杂。今人马子云《碑帖鉴定》称:闻何绍基(子贞)藏宋拓本,后为颜韵伯藏,现不知为何人所藏。又称原石为雷火所破,元建昌知府梁伯达重建。然元刻本今也罕见。以后又有唐晏云本,忠义堂何氏本、黄氏本,惟唐氏刻本最善,何氏本最劣。《校碑 随笔》云:上海原石石印本,即罗振玉所藏,有张廷济跋,现也不知存于何处。大字本,拓本。字径约5厘米,现存两种善本:其一为明藩益王朱祜滨重刻本,书法端严整肃(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);其二为清戴熙跋本的影印本(藏上海博物馆),点画清晰,极少漫漶。

此碑是颜真卿63岁时所作,多用圆笔,篆书意味较多;蚕头燕尾,庄严瑰伟。碑字结体方整停匀,气象峥嵘,仔细观察,仍有许多初唐楷法遗意。如凡“左向钩”都提笔后向左平推而出,不作右上方的挑担,因此钩出的部分都是饱满含蓄的。撇、捺、悬针等出峰笔画,在临写时要避免轻佻的弊病。行笔宁慢勿快,务使笔笔送到。练好了颜真卿的“屋漏痕”、“折钗股”,就在笔法方面真正接近颜字了。

【碑帖图稿】 

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裴将军诗》 - 十三少 - 太陽堂

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裴将军诗》 - 十三少 - 太陽堂

唐  颜真卿  《裴将军诗》刻帖

【碑帖鉴赏】《裴将军诗》或称《送裴将军诗》、《送裴将军北伐诗卷》,刻入《忠义堂法帖》,传为真卿书,也有人认为系伪托。传本,未署款及书写年月。行草书,诗一首。据黄本骥《颜鲁公文集·赠裴将军案》(四库备要本)称:“裴将军,裴旻也。《新唐书· 李白传》:‘文宗时诏李白歌诗,裴舞剑,张旭草书,为三绝。’尝与幽州都督孙 北伐,为奚所围,舞刀立马,上矢四集,皆迎刃而断,奚惊,引去。其事 在睿宗时,见《新唐书·突厥传》。”此书帖宋以后至清历代丛刻均未收入,但为明王世贞、张应文和清王澍推崇。 今人评者优劣莫衷一是。全卷二十七行,九十三字,大字,楷、行、草相混书。书法大小、长短、肥瘦、斜正变化多端,间杂隶书笔法。全篇大气磅礴,苍茫雄浑,真力弥漫,刚健豪放,独得纵横奔逸、元气淋漓的阳刚之美,震人心魄。不论是否颜书,都可以说是一件书法史上的奇葩。具有剑拔弩张之势,雄姿英发之概;神龙变化,气势磅礴。且融合各体,顾盼生姿,其间正书则如泰山之镇,巍然屹立;行草则龙虎振威,不可逼视。此如一首狂飚曲,对裴将军的豪放生命情调进行颂赞。沙孟海认为《忠义堂帖》本,“风神胎息于《 曹植庙碑》,大气磅礴,正非鲁公莫办”。

【碑帖译文】大君制六合,猛将清九垓。战马若龙虎,腾陵何壮哉。将军临北荒,恒赫耀英材。剑舞躍游电,随风萦且回。登高望天山,白云正崔嵬。入阵破骄虜,威声雄震雷。一射百马倒,再射万夫开。匈奴不敢敌,相呼归去来。功成报天子,可以画麟台。

【碑帖赏析】
  在颜真卿的行草书作品中,《赠裴将军诗帖》是最怪诞的一件。此帖流传不广,罕为人见,但凡是见到此帖的人都为之振奋、一见倾心、爱不释手。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感叹:“余觅之十数年无可得,今忽睹之,不禁拍案叫绝!”此帖又叫《送裴将军北伐诗卷》,有真迹和刻本两种流传于世。最早的刻本见于南宋嘉定年间刻的颜书专集《忠义堂帖》,诗稿没有署名,在《鲁公文集》中也见不到它的踪影。尽管如此,据其书法风格和内容来推断,明清许多大书家都认为它是颜真卿的真迹。诗中裴将军叫裴旻,是唐代的舞剑高手,也是一员猛将。《新唐书·李白传》中说:“文宗时召李白歌诗,裴旻剑舞,张旭草书,为三绝。”朱景玄在《唐朝名画录》中记载:开元中,大画家吴道子同唐玄宗到洛阳城,巧遇书家张旭和裴旻将军。裴旻想请吴道子为已故的双亲作幅画,吴道子不肯,曰:“我闻裴将军之名久矣,如能为我舞剑一曲,定能抵当所赠,观基壮气,并可以助我挥毫。”张旭当即赞成,还同意助兴为裴旻书一壁字。于是裴旻舞剑,吴道子作画,张旭书法,轰动了当时的整个洛阳城,人们兴奋地说:“一日之中获三绝。”颜真卿的老师张旭把这种字外功夫,潜移默化地传给了这个优秀的学生,而这个“倍加工学”的学生则把这种“绝活”淋漓尽致地表现在《赠裴将军诗帖》中。
  锐意改革,推陈出新,是此帖的第一大特点。自从大书家王羲之问世以来,“二王”书风一统天下,后代书家在学书时都把“书圣”奉为至高无上的丰碑。不管是初唐四大家中的欧阳询和虞世南还是褚遂良,都尽心尽力效其法,不敢任意乱越雷池,以至于在他们的书体中,总能或多或少地见到“二王”影子。这种现象在东晋“二王”到中唐各个时期的其他书家作品中屡见不鲜。在这种长期形成的特殊环境中,盛唐书家颜真卿却能“众叛亲离”大胆创出与“二王”书风毫不相干的《赠裴将军诗帖》。横看竖看,找不到半点“二王”痕迹。这在当时是需要多大的勇气。事实上,从唐代的《述书赋》中列举的唐代著名书家名单中就没有颜真卿,晚唐卢携的《临池诀》里也只提颜真卿是张旭的传人。直到晚唐吕总的《续书评》和释亚栖的《论书》中才开始把颜真卿同初唐四家相提并论。可见,在颜真卿的书法艺术如日中天时,并没有得到同辈的应有认可。说明盛唐到晚唐时期,人们还没有认识到颜体的宝贵价值。颜真卿对书法艺术的改革成果是在北宋时期才找到了知音,欧阳修、苏东坡和黄庭坚这三大家同时高度对颜体进行肯定。欧阳修曰:“人初见而畏之,然愈久愈可爱也。”说明欧阳修对《赠裴将军诗帖》也是反复把玩反复欣赏;苏东坡称:“颜公变化出新意。”宋、朱长文在《续书论》中更是把颜真卿抬到了神品第一的最高位置,认为:“自羲之以来,未有如公者也。”北宋后颜真卿在书坛上仍然一直稳坐宝座,经久不衰。直到今天,人们也对颜体钟爱备至。难怪清代王澍看了《赠裴将军诗帖》后说:“盖右军来未开此境,其心目中有复欲存右军一笔。”在众多前辈大师面前,颜真卿为什么敢于推陈出新呢?“泰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”,颜真卿在他艰苦的学书道路上,就是按秦相李斯所言去做的,不管是周秦篆籀、汉隶与六朝碑刻以至于本朝的前辈书家,他都虚心学习吸收营养,从不满足。他不喜欢循规蹈矩。大约三十五岁时就大胆向恩师张旭请教:“敢问工书之妙,如何得齐于古人?”这说明颜真卿年轻时就暗暗立下了锐意改革的决心和壮志。为了“齐古人”,他两度辞官,拜张旭为师;为了“齐古人”,他打拳和举重煅炼身体;为了“齐古人”,他为国为民几度被贬而不改爱国忠心,还经常在“师法自然”中找乐趣。此外,《颜氏家训》对其影响也很大,颜真卿的五世祖北齐至隋初的著名学者颜之推在其传世名著《颜氏家训》的《杂艺》篇中,以王羲之、肖子云和王褒的学书经历嘱附后代“慎勿以书自命”,故颜真卿从小就发誓在为官和书法追求上要做到两个字,即“精”和“新”。这种特殊在他与老师张旭对答魏钟繇笔法十二意时,就出色地表现出来,其充满智慧的回答令其师很是满意。苦难的人生经历,磨出一个刚直不阿、大气磅礴、善于思变的颜清臣。宋代大书家黄庭坚对他的创新成果倍加赞赏:“回视欧、虞、褚、薛辈皆为法度所窘,岂如鲁公萧然出于绳墨之外。”
  多体杂融,节奏强烈,报贯长虹,雷霆万钧,这是《赠裴将军诗帖》的第二大特点。像此帖这样怪诞写法的作品可以说是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即使在颜真卿自己的作品中也绝对找不出第二件。这种怪诞之作显然是书家在向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《兰亭序》下战书。现代书家沈鹏先生写道:“血泪文章掷地声,沉雄郁勃异《兰亭》。真行草法兼之备,心迹平原耸峻崚。”你看作品不管是单这结构、章法变化、用笔特点,都与《兰亭》迥然不同。因为颜真卿的人生经历、处境及性格,注定他写不出《兰亭》的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”来。《赠裴将军诗帖》中我们仿佛可以看到裴旻在战场上舞动宝剑的英姿。这种壮怀激烈的节奏,用《兰亭》的笔法特点是难以表达出来的。颜真卿却用“多体杂融”的新方法巧妙地表达出来了,作品中楷书显得雄强,行草显得奔腾,隶书显得冷静,篆书显得沉着。诸体结合节奏骤变,掷地有声。另外作品中粗壮的拙笔与飞游的细丝产生了无穷的乐趣,“多字连带”是《赠裴将军诗帖》的小章法变化之一,如“马若龙”、“正崔嵬”等小字一气贯通;“合字”现象是其小章法变化之二,如“裴将军”、“清九垓战”、“何壮哉”等,字与字间笔画“穿插”突出,仿佛变成了一字。书家高瞻远瞩,完全是为对象在书写,使作品高了一个境界。其实细观颜真卿的其他行草书这种局部小变化,在《守政帖》和《修书帖》也偶显端倪。如果把附后的《赠裴将军诗帖》四幅局部图,按从右到左连起来欣赏,仿佛把人带进了“骏马奔腾,寒光剑闪”的古战场中。
  书家不是为书而书,而是通过书法这种特殊载体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变化过程。故作品大气磅礴,正气浩然。我们在欣赏《赠裴将军诗帖》时不能就字论字,而更重要的是欣赏作品的思想内涵。宋代沈作喆在《寓简》中谈欣赏颜真卿作品时感叹:“予观颜平原书、凛凛正气,如在廊庙,直言鲠论,天威不可屈。”这样的思想情感不用“多体杂融”只靠单一的书体是肯定表达不出来的。书家于右任看了《赠裴将军诗帖》后写道:“身如启泰怀沧海,书到肺肝”。在书法的气魄上,我们不妨看看颜真卿的楷书就能找到《赠裴将军诗帖》为什么写得那样激昂大气。在初唐已有四大家的情况下,颜真卿不为大师的法度羁绊,壮年时就写出了《东方朔画赞碑》的清雄;晚年时又写出了《麻姑仙坛记》的奇古壮阔和《大唐中兴颂摩崖》的端庄雄伟,豪放恢宏;还写出了《颜勤礼碑》和《颜氏家庙碑》的大气磅礴。其中在《东方朔画赞碑》《大唐中兴颂摩崖》和《自书告身帖》等诸多楷书作品中都暗暗闪射出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思想,这也是前辈书家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06年4月《中国硬笔书法》报)

十三少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乞米帖》 - 十三少 - 中国·太阳堂

颜真卿《乞米帖》

约书于永泰元年(765年)。拓本。行书,信札。36.5×16.5厘米。凡4行,计44字。浙江省博物馆藏南宋留元刚《忠义堂帖》本。

 据宋欧阳修《集古录》云:“此本墨迹在余亡友王子野家。子野生于相家而清苦甚寒士,尝模帖刻石遗于朋友。”米芾《宝章待访录》云:《乞米帖》“真帖楮纸在朝请郎苏 处,度支郎中舜元子也。得于关中安氏,士人多有临拓本。此卷古玉轴,缝有‘舜元’字印,范仲淹而下题跋。”后真迹迷失。可见北宋时,已有临拓本传世。《忠义堂帖》不见“舜元”字印及诸人题跋,当是以模本入石者。

 公元765年,正值关中大旱,江南水灾,农业歉收。以致颜真卿“举家食粥来以数月,今又罄竭”的地步,于是不得不向同事李太保求告“惠及少米,实济艰勤”。

谈到困窘的原因,他也直言不讳,因为自己“拙于生事”,也就是除了俸禄,他不会创收、生利,没有别的生财之道。著名艺术家黄裳说:“予观鲁公‘乞米帖’,知其不以贫贱为愧,故能守道,虽犯难不可屈。刚正之气,发于诚心,与其字体无异也。”(《溪山集》)

米芾也评其“最为杰思,想其忠义愤发,顿挫郁屈,意不在字,天真罄露,在于此书”。的确,“乞米帖”不仅是书法艺术中的无价之宝,也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,研读“乞米帖”,可使我们得到双重享受,既领略了颜鲁公书法艺术的真谛,又受到其高风亮节的熏陶。

全文

拙于生事,举家食粥,来已数月。今又磬竭,只益忧煎,辄恃深情,故令投告。惠及少米,实济艰辛,仍恕干烦也,真卿状

十三少碑帖介绍:唐·颜真卿《让宪部尚书表》 - 十三少 - 中国·太阳堂
 《颜真卿三表帖》作于至德二载(公元757年)四月。其中《让宪部尚书表》为唐肃宗授颜真卿为宪部(即刑部)尚书时,颜真卿自薄自谦、表示辞让的奏章。时间早于《祭侄文稿》(758年)一年,为安史之乱爆发后17个月后。颜真卿在此表中对自己因固守平原而被擢升,表示谦让,以为此乃人臣本分。而对弃郡却抱着戴罪的心理,要求朝廷“重贬臣一官,以示天宪,使天下知有必行之法,则有必赏之令”。全文共 615字。因现存刻石多种,分居各地,未能得到书法史学界重视,原因之一就是版本大同小异,以拓传拓,以讹传讹,颇失颜书风貌,未能显现颜书风韵。不论笔法与刻工与《争座位稿》大相径庭。《书法纵横》网站2005年推出的《让宪部尚书表》残卷在很多方面出色地表现了颜真卿书法艺术特点,加之精湛的刻石艺术,高度忠实地再现了颜真卿墨迹本涵盖的信息。应列为颜真卿行书不可多得的代表作品。虽为残卷,不失为一件难得的对颜真卿书法艺术研究文献的重要补充。

        让宪部尚书表(释文)

         臣真卿言:臣闻无功受赏,为善不劝;有罪不罚,为恶罔辨。陛下克复之期,匪朝伊夕。至如赏罚二柄,事在必行,苟或不明,於何取则?臣以愚懦,叨守平原。属逆贼安禄山背叛圣恩,扰犯河洛。臣堂兄杲卿,以常山太守首开土门,臣与河北诸郡因之固守。人臣本分,夫有何功?上皇授臣户部侍郎兼知招讨采访等使,已失人望。缘贼未灭,遂不敢辞。又令李光弼、郭子仪、贺兰进明等,与臣计会,同讨凶逆。三数月间,河北向定。属潼关失守,大驾西巡,光弼等却入土门,诸郡危逼。陛下御极,又录臣无功,宠以非次,常伯亚相,一时猬集。兄允南、弟允臧等,连荣台省,一男三侄,皆授好官。在臣一门,叨幸斯极,殒身碎首,无以上报。臣常使判官钜鹿郡南和县丞贾载、侄男永王府典军广成,及行官邓昌珍、杨神功、裴法成等十馀人,将彩物绢帛,相继渡海,与刘正臣计会,共和两蕃。正臣等克期南来,行已有日。属逆贼史思明、尹子奇等乘其未至,悉力急攻,诸郡无援,相次陷没。皆由臣孱懦无谋,致此颠沛,诚合殉命危难,死守孤城。以为归罪阙庭,愈於受擒贼手,所以亻黾亻免偷生过河。缘刘正臣使杨神功将牒与臣,索兵马及盘瓶锦帐,令应接奚契丹等。不与其勾当,伏恐陛下贻忧。又恩敕先超授吴郡司士郑毓乐安郡太守,令於江淮南两道度僧道,取钱与臣召募士马,令应接河北。臣由此未获即赴行在,遂至广陵、丹阳等郡,各与采访使计会,竟不得兵马。即累奉圣旨,许臣入奏。行至武当郡,又奉恩命,除臣宪部尚书,兼令使者送告身与臣。捧戴殊私,不任惶惧。陛下纵含宏善贷,不忍明刑,在臣冒至深,胡颜自处。臣忝为大臣,系国休戚。损臣益国,臣受其益;损国益臣,臣受其损。若受任失守,还朝屡迁,示国无刑,於臣大损。非敢外饰,实披至诚。又臣名节虽微,任位颇重。为政之体,必在律人,恩先逮下,罚当从上。今罪一人,则万人惧。若怙於宠,四海何瞻?伏愿陛下重贬臣一官,以示天宪,使天下知有必行之法,则知有必赏之令,宠荣过於尚书远矣。无任恳悃之至。 

*红色字体为原拓内容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